礼波路霸

fgo、来打、ygo玩梗机器,间歇刷原创老婆

道理我都懂,好想看mob游我啊

服务器蛀虫与社畜大战异世界狂热者

不知道怎么打tag的dl梗,然而已经没有主任了。这其实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连载吗。

不想写前期的构成只想写关键回合(1/1)但是构成稀烂,要是其实有各种原因导致combo不成立请务必当成“虽然这张卡上没写但它可以特殊召唤”

“你为什么要在卡组里放这种卡”(我倒是想问你们卡包和预组和活动里为什么有这种卡)

假卡(倒没印卡)

“现在的我可没有那么简单”(1/1)

主要是超绝ooc的霸王主场,这次的布……我也不知道这次的布到底在干嘛


服务器蛀虫与社畜大战异世界狂热者

十代走进卡店。

决斗不必赌上性命——这让他感受到了轻微的文化冲击——与之相对,胜者会获得一些用来购买卡片的资源,因此在积攒了一些之后,他决定调整手中的卡组。

“还是打算打E·Hero吗?”

电子幽灵——海马公司的紧急实时决斗编程者安提诺米陪着十代过来,怕他惹出什么乱子。

“看情况。”十代没给出答案,目光扫过一圈卡包,落在新宇侠骑士上。这只融合了游城十代与不动游星力量的象征羁绊的怪兽,在他眼里显得过于耀眼而令人不快。

但融合卡组里也不能只有一张孤零零的E·Hero:邪心英雄 恶极魔人,霸王十代的幻影如此确信。他不害怕孤独,但如果邪恶的力量,黑暗的力量似不足以击穿游城十代的英雄闪光的话,霸王也不忌讳使用一些来自……异世界的力量。

“地球侠好像不错。”

“太阳……行星……开什么玩笑。”布鲁诺撇了撇嘴,倒不是要对十代的决策指手画脚,不过是替他说出了对行星系列的疑惑。

“你呢?要不要也来一张行星(游星)?”

这样的话配上幻影霸王那副冰冷的表情,就算是冷笑话也变得吓人起来。布鲁诺怕他一个不乐意撕卡,毕恭毕敬接下,发现是刚从卡包里开出来的the grand Jupiter。布鲁诺想起之前开科技属卡包时自己也半开玩笑地塞了一张自己用不上的卡给他,不知这算不算是回礼。

“结果……如何?”他收好木星决定绝不投入使用,撇了一眼霸王放在一边的卡,“抽到了啊,地球。”

“那不是当然的吗。”十代的口气仍然很平稳,“元素英雄·地球。这是海洋侠,然后这是……元素英雄·心眼的女神。”

布鲁诺差点忘了身边的人是个比杰克还要恐怖的暴君,就快要笑出声来,好歹还是忍住了。能抽到UR却抽不到SR,那本身不奇怪:卡组会回应羁绊,但卡池只会读心,把combo所需的关键卡沉底。看来次世代人记忆中的霸王十代强大得让人恐惧,却没有了游城十代那样的强运——更不要说像某个可能存在的别次元的十代一样连续七次心想事成了。

十代默不作声地看着抽到的卡片,猜不出是在生气还是纯粹在思考现有卡片能构成的combo。布鲁诺陪着坐牢,为了排解无聊,把目光投在卡包列表上,在脑子里修改起了卡组。

“先史……遗产?”

改完自己的卡组才注意到眼前是一套全新的卡包,而他对这个名字有着微妙的印象——游星说过他有那么一位以收集秘宝主题卡为兴趣的友人,不过就算是同样的水晶头骨,加上了字段后效果也变长了许多,看来不再像秘宝卡组那样自闭了。

刚刚念完眼前卡片的卡效想要翻页,就听到桌椅推动的声音。布鲁诺抬起头,幻影霸王站了起来,金色的眼睛甚至没撇他一眼,径直走出大门。布鲁诺匆匆跟上去,意识到了不对。

背负着火山与密林,巨人的全息影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决斗链接的上空。

布鲁诺看着十代撇一眼空中的巨人,低头看了一眼还拿在手上的卡,又抬起头,下意识问道,“你觉得那个更【地球】一点?”

金色的眼睛撇过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大概不该搭话——要是是杰克现在大概已经打过来了,布鲁诺把双手交叉在了胸口,“暴、暴力反对!”

但霸王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带我去zexal世界。”话语中不带半点妥协和商量。

*

在zexal世界探索一番后,顺着金色飞船的痕迹,布鲁诺找到了形迹可疑的人。

鲨鱼——神代凌牙曾经和自己提过编号卡,说那会引出人们黑暗的感情。彼时布鲁诺还没认识霸王十代,现在再看看面前被编号卡附身的女孩儿们,和霸王身上自从来到zexal世界之后就越发泛黑泛紫的气场对比,竟觉得有些和蔼可亲起来。

“那个,霸王。我们……组队决斗吧。”

他仍下意识觉得不能扔着霸王一个在zexal世界乱跑,合计一下大不了一打三,便试着发出邀请。十代沉默着看着他,在布鲁诺近乎要后悔求饶的时候点了点头,将卡组放进了决斗盘里。

被编号卡附身的女孩儿们也不示弱,架起决斗盘。先手摆开了刚才还在看的先史遗产卡组。

“你可以先打。但别让再让我听到你念经。”

布鲁诺当然明白十代的意思——霸王最长的念白不过空前绝后,每次看到自己念起召唤词就会露出比平时还要恐怖的扑克脸。他咽了口口水,开始自己的回合。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女孩子们同用先史遗产,配合妥当,现在场上已经站着装备了大西洲巨人的大西洲巨人。布鲁诺只能正视事实:他作为机械师能好好和游星配合,但作为决斗者还是更倾向于让别人配合自己,和同样完全不考虑队友的霸王组队简直是超越想象的灾难:像是在一打三之上,还有一个人专门肆无忌惮地在你场上下海龟蛋。在第一回合没有进行加速同调而是选择召唤瑚之龙稳一手之后他就后悔了——霸王不给自己加速同调的机会,上手就毫不客气地把这只龙族同步怪兽和自己刚抽到的元素英雄海洋侠融了波动龙骑士。

在继叉丘之后出现的大西洲巨人的效果之下,霸王与布鲁诺的lp瞬间变为了一半。波动龙骑士并没能对此发动效果反击,还被投石机背刺,要不是霸王事先盖下的融合解除就要以atk0的状态吃一记投石机在金字塔眼板加成下高达800攻击的耻辱走脸。几回合的攻防下两人好歹没怎么被削减lp,但场上已经非常惨淡,只剩下一张几回合前盖下的意味不明的盖卡。反观女孩儿们虽然一开始的几回合有些被动,贪八百攻击被反追一千六之后便稳住了阵脚。布鲁诺知道场上这张被金字塔眼板加成攻击力飙升到高贵的4700的大西洲巨人自己全家都过不去,撇了一眼霸王的手牌,好家伙,虽然一开始展开如风,但如今手上卡了五张牌一张都出不去,怕是没一张能通常召唤的下级怪兽。

轮到了布鲁诺的回合,他想说点什么烧个绳子,但霸王似乎没有要听的样子,只是身上黑紫色的气息更加浓重了。抽牌抽到了攻击无力音速化,这或许是个好兆头。同调出奇妙魔术师破坏对面的金字塔眼板,顺便用喷射猎鹰泄愤一样地弹了对面一个脑瓜崩之后,布鲁诺盖上了这回合抽到的陷阱卡和之前抽到的魔性复活——这样的话,就算是十代手上卡满上级怪兽,也好歹能解放用两张盖卡保护、特殊召唤的怪兽来召唤。

布鲁诺没有进入战斗就结束了回合,看到对面用大西洲巨人攻击,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盖卡,“我发动陷阱卡——”

“这边也发动陷阱卡——安格拉摩亚。”

是错觉吗,眼前开始出现噪点。自己的视觉情报并无异常,看到霸王十代也眯起眼睛,布鲁诺意识到了——噪点并非来自自己的视觉情报,而是实际出现在这个数据构成的世界上。

“恐怖大王吗。”霸王用鼻子哼了一声,“效果呢?”

被编号卡附身的女孩子们用虚无的眼神看着他们,露着诡异的微笑,齐声说道,“去除大西洲巨人身上的装备卡,在下一个我们的回合里,给你带来1300伤害。”

“哇啊……”即使攻击力减少,巨人还是轻易粉碎了娇小的魔术师。两人的hp滑落到了1300,让布鲁诺不敢轻易发动魔性复活,把判断交给了十代。

“下一回合就是你们最后的回合,然后——世界就会毁灭——”

对着女孩儿们的话,霸王仍然无动于衷,手指搭在了卡组上。

“和你讲件有趣的事儿。”

他的声音没有起伏,世界的噪点逐渐增加,其他声音都显得很远,只有霸王的声音带着压力,穿透了快要凝固的空气,“我的手里有一张心眼的女神。”

“那是什么笑话?”

“安哥拉摩亚虽然是假卡但也是效果伤害。——我的手里有一张融合回收。”

布鲁诺明白了,他想要再度用海洋侠融合波动龙骑士,让女孩们吃下双份的效果伤害,加上波动龙骑士和心眼的女神的攻击,在下一回合的准备阶段,女孩们的生命就会归零。

“等一下,”他下意识觉得不能放任安格拉摩亚,声音要被噪音淹没,他只好大喊才能勉强吸引到霸王的注意,“我们不能借用安格拉摩亚的力量!”

“为什么?”霸王金色的眼睛撇过来,“大道理的话就不必提了,这是现在能确立的唯一一个胜利的方法。”

“如果用了的话……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你是要同情被自己发起的卡片效果杀死的家伙吗?我可没想到,你是这样连黑暗游戏都玩不起的软蛋。”

“你是在对被自己发起的黑暗游戏杀死过一次的人说这话吗。”布鲁诺露出稍带自嘲的笑容,“我不否认我确实在这样想,但是……【要是世界真的毁灭了,我们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还是这个理由更让你信服吧?”

霸王沉默了一会儿,闭上眼睛,“有一张。”

卡组里还有十张左右的卡。他的手指还在卡组上,并没有抽出。

“用你们爱说的话,如果我和你之间存在所谓的羁绊,我抽到了那张你送给我的卡的话,我就考虑按你们喜欢的办法来吧。”

布鲁诺咽了口口水,看着霸王把卡片抽出,确认后加入了手卡,那冰冷的脸没有半点变化,闭上金色的眼睛,然后睁开,瞪视着被编号卡附身的决斗者们,“做好觉悟了吧。”

“我发动魔性复活。”

大片的噪点甚至遮盖了对面的决斗者。没有办法了吗——布鲁诺的肩膀沉了下来,霸王却复活了意料之外的怪兽。

“我复活墓地中的奇妙魔术师,发动墓地中螺旋桨蛇的效果,让奇妙魔术师等级提升1。”

“接着,通常召唤手中的心眼的女神,发动先前盖牌的速攻魔法,齐唱协调,除外墓地的瑚之龙,将心眼的女神变为等级6的调整怪兽。”

霸王身上黑紫色的气息变得越发浓重,冲破了噪点印入布鲁诺眼中。此时,紧急决斗编程者突然理解了什么——

“叠放两只怪兽。构筑叠放网络,超量召唤。No.6 大西洲巨人!”

幻影的霸王,力量原本就来自内心的黑暗,因此即使被编号卡附身,没有任何影响也并不奇怪。

“然后——速攻魔法。”

霸王微微把卡片偏向了布鲁诺,让他也能确认到上面的内容,“……真是没办法,十分之一的概率都能抽中。我发动【黑白的波动】,场上存在以同调怪兽为素材的超量怪兽时可以发动,将场上一张卡除外,并且抽一张卡。我要除外的是——安格拉摩亚。”

噪点被阳光驱逐散尽,眼前一片光亮。

“那、那又怎么样。”被附身的决斗者在惊讶之余这样说道,“你的墓地里可没有可以装备的编号卡!”

“是啊。但现在的我可没有那么简单。”

似乎是错觉,幻影的决斗者微微提起嘴角,“我将一张手卡送入墓地,发动速攻魔法。——超融合!”

“用同调怪兽超量——在那之上还要融合!?但是,能够融合什么怪兽……”布鲁诺突然顿住,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该不会……”

“同名的机械族怪兽两只。融合召唤——协力车机人。”

“并且,发动被舍弃的暗黑界之鬼神 透特的效果将其特殊召唤,装备凶恶之爪。”

被附身的决斗者们场上只剩孤零零的金字塔眼板,幻影的霸王却毫不留情面,“用两只怪兽,直接攻击!”

*

把捡到的黄金船送给路过的游马的朋友,被捉着又和先史遗产打了一边——这次没有什么赌上性命,用游马的话来说,也算是一种报恩决斗。霸王默默地看着布鲁诺说书一边确认卡盒,发现编号卡自行消失了。

他眯着眼睛,看着紧急决斗编程者忙里偷闲的消遣,表情仍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着决斗者们又哭又笑地嬉闹着。

终于结束了与III的决斗,霸王来这里的理由随着空中巨大投影一同消失。布鲁诺回到幻影的决斗者身边,一边带他回去,一边像是往常一样试着闲聊。

“你居然记住我卡片的效果了啊。”

“天天听你念叨,就算是笨蛋都能记住。”十代少有地回了嘴,眯着金色的眼睛看向布鲁诺。实时决斗编程者仍不知道他的想法,或许只是一厢情愿,他觉得幻影的决斗者其实并没有生气,甚至带有些微的打趣。

他们顺着服务器内漆黑的道路前进,在脚下留下一串串菱形的波纹。终于走到了次世代服务器,霸王踏出了道路。

“等我抽到了森林侠,再决斗吧。”

他没有回头,只是留下了这句话,便消失在黑暗中。

想到黑白的波纹,就想到同调叠超量,就想到五换一,就想到现在的我没有那么简单ry

其实也是羁绊的体现。我是这么希望的

p1远坂凛(早知道男生也会被雷普.jpg)

p2黄昏 电子终结龙 atk16000

(什么?这么好的拐就缺一个陈宫快乐龟?)

p3结婚证(国服lily)

说来已经确定是鬱走向了吧(快进到大雄的恐龙)

想要看lily面无表情解剖亲儿子的样子啊(你有病吧。

(倒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之前在看诸神的复活时就有描述达芬奇前爱护买来的长颈鹿后盘算着解剖的事情这样的矛盾)

(也是一种莎乐美行为。)

bug之风

布加拉提也算布鲁诺

顿时明白了老年布秃头的真相


游矢……算是声优梗(大概)

虽然和他完全没关系但朴璐美ver那个撕心裂肺的wry不知为何就能看出游矢发疯的样子(谜言)

跟着水姐看5ds

游星是什么临终关怀好手。一句话把开始樱式摆烂的安提破防,安慰阿波和zone

悖论:所以我不配对吗。(在回忆杀里出现了一秒……我寻思你们不是也没能达成和解吗。)

zone最后的发言就和几分钟前的游星一样,对着他唯一能放下心防的人撒娇

但游星收获了什么呢。我爸爸也没打过我——现在打过了。惨,真的惨。

zone说的话何尝不是游星想说的话呢……我感觉游星和队友是有羁绊的,但是一直带着一种长兄的担子和幸存者的负罪感,在不赌命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对撞moment真就一点犹豫都不带

(在hf选了正义的伙伴。

想说的太多反而啥都说不出来

和之前的lily一样的氛围(大概)

可惜没有画后光的条件

摇篮广场好朋友联盟

迷之现pa

大家都要注意网络隐私啊……

摇篮广场好朋友联盟

大学的第三个暑假,乔尼得每周跑两次实验室找导师搞毕业设计。路上往返费力,干脆留在宿舍里,趁着没人管着便把剩下的闲暇全抛在兼职上,在某人气VR游戏中做技术指导。

他本人从新生代VR还不稳定的时候就参与了内测,现在已经是个老手了。要做的事情比内测时去月球高难副本测试boss难度要简单得多——在周年将近新人大批涌入之际,为了让他们不要被用K语(Kaiba语,出品公司)描述的基础操作劝退而带着他们在新手森林闲逛升级,顺便教一些特殊的操作技巧和怪物的属性克制。工作挣到的钱,算上游戏内部的登陆、任务和这段时间内刷出的奖励,勉强够给每月的池子氪出井。

暑假的玩家多,不过每年八月的周年活动氪金量和新下载数才会表演一个传统艺能一飞冲天,在七月上线的多半是想乘着旧武器还没有被平衡掉之前爽一波的老人,直接传送到对应副本前的准备场。摇篮广场服务器的新手指导员只有乔尼一个,就这样还是闲得要命,站在新手村大树前像是个看板。

到了休息时间,乔尼暂且推上眼镜下线。舍友阿波利亚嘴里叼着草莓味冰棍,看到他因为太热而用发夹撩起刘海的额头,就扔了一根给他,把冰包里剩下的放进冰箱,“正好,我也上会儿线。”

乔尼拆开冰棒包装,“你不是之前还在飞唯一王的马吗?”

唯一王——负责世界观架构和数据平衡的设计师的绰号。在上个版本里,乔尼这样原本不怎么受人待见的自我强化流玩家被加强了——照理来说只是惯例平衡,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但这个调整间接地把恶友顶级理解出来的牛头人玩法在竞技场天梯范围削得妈都不认得。

恶友就是在那时候放弃天梯开始领低保跑路的,最近的活动更是因为期末直接躺平咸鱼,在乔尼率先写完期末论文上线应聘的时候大骂“K社游戏,狗都不玩”。

但是到了暑假之后大家都空了下来,恶友正好晚上闲来无事,便真香起来,把冰棒嚼碎,戴上新生代VR。

乔尼又嗦了会儿冰棒,心想他是不是去月球高难副本或者施瓦兹竞技场。回到岗位,看到红色头发的小男孩站在了等待区。

“抱歉,让小弟弟你久等啦。”

“哇,听你这样说话还真是有些恶心诶、乔……【安提诺米】。”

小男孩眯着眼睛,抬头看向比他高了不止一个自己的乔尼,总算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他的真名。

“怎么是你啊……额……现在的ID……”

“啊,现在是【卢齐阿诺】。顺带一提不是小弟弟,是半身人。”

和测试服之后几乎只玩人族自buff流魔剑士的自己不同,玩什么游戏都有三个肝的恶友曾经在《光弧》也乐于体验各种种族和捏人。乔尼见过他车道具流的矮人族把自己和载具合为一体,车魅惑流的半精灵跑去咖啡厅装NPC打工,还有人族——乔尼满以为恶友今天会登那个和经常自己一起组队的顶级理解牛头人combo人族,毕竟就算combo能被高玩躲了也能虐虐菜,然而他却新车了个半身人。

“实验室的前辈考研完了,打算入坑,正好一起打,摸摸新的套路。”阿波利亚——【卢齐阿诺】打了个哈欠,“嗯?有人过来了?”

从传送门走出来的是两名新人——金发的精灵,和黑发的人族。

“哪个是阿波利亚?”精灵当场念出了恶友的名字,让乔尼直接笑得喷了出来。小小的半身人表情僵硬,看了一眼精灵身后的人族,又看了一眼精灵,清了清嗓子,“前辈……网名别用真名啊。这个号叫【卢齐阿诺】。”

乔尼瞟了一眼头顶,【悖论】——帕拉多克斯这个名字他确实在恶友发来的群发言生草截图中看到过,印象是脑子很好怪话很多。一句“年轻人的第一款网游?”脱口而出,让阿波利亚的表情更加僵硬了。

“我是第一次玩。”人族的玩家似乎觉得那句话是说他,没有不快,脸上反而带着跃跃欲试的笑容,“多关照。”

“第一次玩的人会给自己取3.0重要角色的名字吗。”阿波利亚吐槽。

人族玩家取名为【游星】,听到这话有些困扰,“因为想不到昵称所以填了进入游戏的契机……有什么问题吗?”

乔尼心想着不动博士也靠人格魅力就能骗人(比如自己)读理科,于是说,“我明白,《游星》很帅的。”

“是吗,那可太好了。我是看到不动博士又转推了才有点好奇,好像他确实说了,游戏中有同名角色……?”

乔尼明白可能是自己想错了,解释道:唯一王取名字向来言简意赅,设计下来的怪物多半从种族属性和描述里排列组合选一两个词就是名字了,最多再加上一些意味不明的编号,1.0的阶段boss们更是过分,苹果柠檬巧克力轮番上阵,像是什么儿童益智游戏——让人怀疑是不是唯一王设计时饿了。2.0那会儿重要角色兼【防止剧透】的名字配合那个归来仍是少年的版本剧情结局大家都说唯一王诗性大发开窍了,结果某知名同名探险家转发了周年宣传纪念算是认领了,还评论说自己从小就是唯一王的粉丝特别荣幸。

这时大家算是明白了,要是唯一王起了个好名字,那多半不是诗兴而是人脉了:3.0刚出时也一样,阿波利亚至今都记得乔尼看到平时几乎是scibot的不动博士转发VR游戏周年官推的表情——也挺好奇唯一王到底是怎样的角色,怎么什么人都认识。

八月就要开4.0,不知道唯一王又要人脉谁,但之前两位主要角色的中之人又转了预热推,不动博士还念了一段台词,棒读中竟没多少尴尬。

乔尼仔细端详一下玩家,带着这样的前提去看,他的捏人确实有些神似不动博士本人,“和我一样是被真人骗进理科杀的可怜人吗……我就不剧透了。答应我,忍住1.0,往后推。”

【游星】一脸困惑地憋了一口气,轻轻推了乔尼一把。

乔尼也困惑起来,沉默了一会儿被阿波利亚踹了一脚膝盖,“组队啦。”

*

“你觉得那个【游星】是什么人?”

乔尼下了工,两人一边整理道具箱中的战利品一边开始闲聊。虽说探讨他人的现实身份不太礼貌,但【游星】身份的谜团实在让好奇心旺盛的两个大学生忍不住猜测。他的理解能力很高,然而在解释之前却不怎么能听懂基础的游戏术语。在线上待到了九点半就说着【差不多该睡觉了】,向大家道别退出了游戏。要说只是找个借口不想玩了又不太像,毕竟他很乐意地约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还问能不能稍微提前。此外,在看到了新手森林的基础怪栗子球之后,他曾经说过【好像我们学校的吉祥物诶】——而乔尼他们学校的吉祥物就是铁制栗子球。

“我校学生……第一次打网游……因为会看不动博士的论文……还是学我们这科的优等生啊。”

“感觉还是个女孩子。”阿波利亚这么拱火。

“你醒醒,我们科哪儿来的女孩……有哦。”

大一的新生里似乎有女孩儿,黑发、戴着眼镜,文文静静的样子。

“啊——我临时想起下礼拜哪天要和女朋友出去玩儿,可能管不上你的饭了——”

阿波利亚留下棒读下了线,等到乔尼也下线,已经爬上自己书桌上方的床铺睡下了。

“哇,已经到第二天了……不知道今天导师能不能给些改进的建议啊。”乔尼打了个哈欠,把游戏中想到的灵感打进电脑里。

*

“那个……如果引起你不快的话我道歉。”

【摇篮广场好朋友联盟】成立一周时后,几人熟络起来。阿波利亚看着差不多了,故意把他的前辈拉到森林深处去说是“给你看看【安提诺米】他不擅长的,咱们一起去牛条龙回来”,还给乔尼眨了眨眼睛。剑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叫住了【游星】,“先、先说好,我也是D校学生,也不是说做了调查什么的,只是你说了校徽……”

【游星】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会儿,“我说过吗……不过没关系,我不在意的。这种程度的个人信息谁都能查到吧。”

“才不是那样!出身校什么的,也不是能随便透露的东西。那个……要好好保护自己啊。”

在乔尼看来这大概是个不太了解社会的女孩儿,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

“为什么说起这个?”

“虽、虽然刚才才说了这种话……想和你见一面,在学校食堂吃个饭什么的。”

“我们不是经常见面……好吧。不过明天不太合适,后天可以吗?”

*

暑假食堂还姑且开着,只是冷清许多,供餐窗口也减少到一个。

乔尼稍稍打扮一番,提前十分钟来到食堂,余光已经撇到了角落里阿波利亚和他的女友,饮料喝光了,喝着冰融化的水,装作还没吃完的样子。

他无视了两个来凑热闹的家伙,买好了午餐坐下,喝起了冰茶,撇了一眼手机再抬头,看到导师来到他面前。

“啊。”

“午安,乔尼。”导师放下餐盘。

“那个,老师……我今天,”乔尼开始慌张地比划起来,“我今天……有点不——”

“是我失言了,年轻人在这时候更喜欢用网名互相称呼对吗?【安提诺米】,不要太在意,今天你我都休假,就不提学习了。昨晚我稍微补习了一下世界观,应该不至于听不懂。”

乔尼听到了响亮的喷水声。阿波利亚的女友站起来,一边帮他顺背一边也跟着颤抖。

“所、所以,等……等一下。你……您……什么时候知道的?不对,您不是只玩空档接龙……”

“因为不动博士转推了,帕拉多克斯正好要……【入坑】?所以我也跟上了……听他说了阿波利亚同学还有乔尼你会在游戏里指引,真是可靠。”

“等、您……一开始就知道?”

“知道啊,虽然那时候我和帕拉多克斯都分不出哪个是阿波利亚同学哪个是你。啊不过今天特意抬起刘海这样一看,造型做得还是挺像你自己的。”

乔尼颤抖的手够到了冰茶杯,一饮而尽,看上去,像极了要进行一个人生的删号跑。

没有兴趣

灭四+女孩子们

别问为什么没有阿波问就是实在画不来